多多在火车站附近一家单位上班

2020-03-21 03:34

记者联系多多时,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,彼时他还在公交车上,语气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。“今天刚刚去摇号买房了,可算是把定金送掉了。”

新换的房子还在芜湖路上,租金是460元一个月,但由于不习惯室友经常带人回来,三个月后多多就又搬了新家。后来,多多在省图书馆附近的一个老小区内找到了一套房子,还是与人合租,租金现在是500元一个月,房子有空调,但是没有热水器,夏天洗澡不方便。

最终,在老家邻居的介绍下,石原租下了目前的房子,“邻居他们在合肥租住了十来年了,帮我向房东争取到了便宜价格。”

这些年内,小赵的工资水平也在不断上涨。从2004年的月薪1200元,到2012年的月薪4000多元,小赵感慨,工资涨幅算是刚刚跟得上房租上涨比例。“现在不用租房了,但是每个月有2000多元的房贷,算一算我这4000多的工资实在是不敢乱花,所以买衣服和生活用品就基本只有靠网购了,也不大敢和同学同事组团吃吃喝喝了。”

石原是芜湖一所大学的大四学生,现在正在合肥一家单位实习。尽管房子十分简陋,但房租也要300元一个月,对于目前还没有正式收入的小石来说,这笔钱依然要开口从家里要。“其实,我也想和几个同学一起租住正规小区的套房,但实在是太贵了。两居室的房子最便宜也要一千多。”

上周六,见到石原时,她刚刚结束加班,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出租房内。房子在二环路和宁国路交口的一处民房内,是最普通的那种单间,屋子里只有一张床、一张桌子,一个布艺的折叠衣柜,还是她自己买的。上厕所的话,得到房东家的公共厕所去,洗澡也要到房东家的公共浴室。

“房东已经打过招呼了,房子合同到期后,这套房子租金将上涨150元,看来又要搬家了。”多多感慨地说,这种搬来搬去的感觉,让人太没有归属感了。

不过,小石坦言自己还是打算正式工作后就立刻换房子,“虽然合肥的房租比较贵,但是如果一个月能挣1500元,那么拿出三分之一付房租我是愿意的。城中村这样的环境对我来说还是太吵了,而且觉得安全没保障!”

回到合肥的小赵继续租住在之前的那套房子里,一直住到了去年,直到她自己买的新房装修好。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这些年内,这套房子租金经历了420元-500元-600元-750元-900元-1100元-1300元这几次变化。“我搬走的时候,房租已经是我们住进来时的3倍多。”

2004年大学毕业后,小赵就和同学一起租住在黄山路一个不知名的小区内。虽然房子比较简陋,里面各种家电都没有,但两室半一厅的房子,最初月租420元,3个人一平摊,租金还是挺便宜的。

刚毕业的小赵一个月工资1200元,每个月支付150元的房租觉得没啥压力。但工作不到一年,小赵辞职去了南京的一家策划公司,工资2500元。“但生活成本太高了,房租一个月要七八百,一年后,公司说要拓展合肥市场业务,我就主动要求回来了。”

终于,在得知现在单位附近有一处楼盘准备开盘时,多多心动了。周日上午,开盘现场让多多头都昏了,500多人抢100多套房子,多多起初连号都没摇上,好在同事摇上号了但觉得户型不满意让给了他。“交了2万元定金,首付得20多万,都靠我自己东拼西凑,以后得节衣缩食了。”

自2009年大学毕业来到合肥,4年内多多已经搬了2次家。“估计很快要搬第3次了。”刚来合肥时,多多在火车站附近一家单位上班,月薪3000多元,那时候,他在芜湖路的美菱小区与人合租了三室一厅,整个房子租金在1200元左右,他那间租金是每个月400元。后来,由于小区拆迁,多多只能搬家。